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经典案例 >

经典案例
(一)SAT到底考什么?
 
首先,我想为各位简单介绍一下“SAT到底考什么”?改革后的SAT,CB官方说考evidence-based reading and writing,简言之就是基于给定文本,而不是基于自己的主观经验和感觉,去评价观点和论证的合理性。SAT阅读,考察我们如何根据文本中证据、论证方式和修辞手法,精准把握文章主旨、写作意图和篇章逻辑;而SAT文法,则考察我们如何权衡证据的选择与使用、如何检查论证过程的合逻辑,如何确保遣词造句的清晰准确简洁,从而构成一篇极具说服力、观点鲜明的文章。
 
不得不说,CB的试题设计很精妙,800分“基于证据的阅读和写作”一分为二,400分的阅读考我们如何准确把握外部观点和信息,400分的文法考我们如何把观点和信息精准有力的释放出去。一个输入一个输出,把对考生读写能力的考察统一在“基于沟通的话语体系里”。在阅读里,我们不单单要知道作者具体写了什么,更要知道作者是如何写的;在文法里,我们不单单要有想法,更要知道该怎么写才能把观点强有力的表达出去,从而说服读者。无论SAT阅读还是写作,都着重考察文章背后的行文逻辑,而不仅仅是文章语义本身。我们除了使用主位视角、关注细节,还需要培养“上帝视角”,能够站在上下文情境并使用“客位”视角去评价文本所具有的沟通效力。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小细节”和“大图景”。我们背单词、分析长难句是在“小细节”上下功夫,我们站在作者和读者的角度去思考文本背后的篇章逻辑、理解观点如何展开、证据如何被有效使用,则是主动的大图景意识。
 
对于英语是二语的学生,相当大的注意力都被较难的单词和英语长难句,也就是被刚提到的“小细节”吸引,一旦遇到难度大的文章甚至读不懂,更别提有效思考文章背后的行文逻辑,所以孩子们在阅读时常感觉读懂了一句一句的话,但整体一段却不知所云,导致孩子在阅读中不停的中断并不断回读——阅读过程被打断,阅读时间拉长,最后阅读效力不佳。而对于文法里的文本修改,学生们最喜欢问的问题是“老师,我到底是读还是不读文章呢?”,非常明显的反映出孩子在“小细节”和“大图景”中的纠结。读还是不读,这是一个问题。
 
与此同时,深受我们母文化影响的孩子们,发散的思维、跳跃的话题和逻辑、随性和含蓄的表达早已成为日常习惯,在考试里突然被要求逻辑严谨、论证充分、主题聚焦、用词准确,这种切换造成孩子们接触SAT时普遍不适应,甚至部分孩子在接下来的二考甚至三考都在这种适应中挣扎。这就是孩子们普遍感到SAT难的原因,有时候会感觉无助。经常有家长和学生与我讲,该报的班都报了,老师也换过,请的都是好老师,能找到的题也都刷完了,许多错误自己看看解析甚至不看解析都知道怎么回事,但为什么一到考试还是不理想呢?只有对SAT考什么有清晰的认识,我们才能在后续学习中做好规划,分清轻重缓急,正确处理和学校学业、课外活动之间的关系。
 
(二)SAT备考规划
 
建议“长期抓阅读、中期抓语法、短期抓数学”。 
为什么要长期抓阅读呢?因为阅读首先需要词汇量打底,SAT要求孩子具备10000-12000的词汇量,其中较为抽象的词大约3000-4000个,这些词常见于美国主流书报,用于批判性思维表达、人文与社科评论、自然科学普及等。它表面是词汇量,背后是思维表达的可及性和成熟度。部分孩子背单词时发现不仅词汇的英文意思看不懂,连中文意思也看不懂,要先百度一下中文意思再背这个单词,由此可见一斑。但无论用什么方法背单词,都需要时间和不断反复。就算过了词汇关,如前所述,很多孩子的精力都被语篇中的小细节所困,压根无暇顾及一个段落在讲什么,更谈不上在大图景层面上理解作者的行文逻辑和写作意图了。但这些考试文章大体也有规范和套路,至少要符合OG对选文和题型的规定,尤为突出的是科学文章、其次是社科和演讲,多少有些有章可循,但只有多读多练才能熟悉这些,从而在一定程度上跳出小细节的局限。这种能力培养需要阅读量,也需要时间。所以,抽象单词的强化记忆加上可观的必要阅读量,使得阅读必须提前动手准备,越早积累越好。
 
最幸福的是从小或初中开始有阅读积累的孩子,到高中后词汇量和阅读量都是现成的,一旦熟悉SAT阅读的出题方式,阅读分数普遍很高,然而他们的阅读习惯和答题方法很难被复制。现实是,之前没有足够单词和阅读量积累的孩子占SAT考生的大多数,那就要在确定考SAT的那刻开始果断背单词,必要时可寻求外力帮助。可以参加我们单词营,这种外力在关键时期很有必要。上阅读课也显得有必要。师傅领进门,学会一些阅读方法和题型套路,再自己摸索会更有效。顺便说一句,不少孩子不愿意背单词书,感觉枯燥,他们希望在文章语境里学习词汇。我完全赞同这种想法,但如果之前仅有托福词汇量,现在已经读高二,建议还是找本词汇书更有效。有时候我们主观上先去排斥,给某种方法下了定论,但时间过去了也没实现在语境中背单词,导致部分孩子在SAT备考过程中单词始终是个没解决的大问题。有人希望我们给出长期抓阅读的时间范围,我的建议是如果孩子需要考SAT,无论背单词还是积累阅读量,或是我们的阅读老师沟通,即刻开始,越早越好。
 
说完阅读,下面聊聊文法。中期抓文法的意思是,当孩子时间有限而阅读无法短期内提升时,一定要考虑SAT的分数构成。文法分数高低往往成为SAT总分是否有意义的“胜负手”。大家粗略算一下就知道,文法加数学是1200分。非常保守的计算,如果文法350,数学780,阅读只需要300,就可达1430。如果文法360,数学790,阅读320,总分则有1470!坦率讲,这个分数相当不错了!再进一步,假如文法370,数学考800,阅读只需330就是1500!这个分数申请美国大部分大学足够了,剩下的要看文书、活动、学校的GPA以及其他证明学力的材料,比如AP和竞赛。今年秋季入学哥大的一个我的学生,SAT1490被哥大ED,后来又考了个1510都没用上。她的活动不错,高中利用暑假时间连续在哥大做物理项目,还有几门漂亮的AP。可见SAT到了一定分数段就差不多了,学生们要拿多方面的特点去打动录取官。
 
刚才算了算分儿,诸位也许深刻体会到文法考高分的重要性。文法的特点是,上手快、高分难。上手快的意思是,它没有阅读那样的词汇门槛,有托福词汇量就能做题,第二层意思是它的套路强,44个题大概有35个是套路。也就是说,如果方法对头,掌握一些基本答题方法,花不多的时间就可拿到320-330的基本分数,再努努力就可触及340-350的中等分数。所以,在学习初期,由于它门槛低、上手快,给人一种“有救了”的感觉,以至于很多家长和学生告诉我,阅读短期内无法提高,希望全在文法上了。殊不知,到了360再往上,文法就步步惊心了,远没有预期的那么乐观。一是反套路题和词汇题作梗;二是扣分狠,正常情况错1个扣10分,鲜有容错率,偶尔还有断档分,错2个就扣30分,所以从360再往上涨分,到370的节点就有某种不确定性。有人模考考380,希望冲击390乃至满分,实际考下来370,这已经非常不错了。文法在高分段对错题高度敏感,孩子几乎没有犯错误的余地。而考试出错受多种因素影响,一个小小的疏忽就会被凶狠的文法扣分规则放大,让我们肉疼。假如我们的孩子文法考了370,意味着最多错3个,有时候只能错2个,还是在大脑疲倦、神经高度紧张和词汇题的不确定性下,各位想一想,真的难啊!这就是我说为什么要中期抓文法,它短期内真的突击不来高分。我们不要被刚入门时进步神速所惑,那更多是因为不断熟悉套路,但过了360再往上就要有真功夫了。我所谓的中期至少要有2-3个月时间,至少要有2-3个月。解决反套路题不仅需要知其然,更需知其所以然,才能在考试中不被表象和瞬间遗忘所困。
 
最后强调一下数学。短期抓数学,顾名思义,当考试临近时,无论对数学何等自信,都要注重数学练习,力争数学考满分,数学扣分让人倍感可惜。事实上,新SAT改革后,数学考满分的学生虽然绝对数量不少,但仍有相当比例的孩子或多或少留下遗憾,不少学生的数学分是780或790,这一二十分让阅读和文法来补,是非常难的。数学除了粗心,里面的应用题也是威胁,它的文字表述特别长,有些学生甚至题都没读明白,自然要丢分,这是非常可惜的。所以无论数学好坏、无论对数学何等自信,数学一定要在考前花时间,要有练习量!对于大部分中国学生,SAT数学不需提前数月启动备考,但系统梳理SAT数学知识体系和考点还是有必要的。如果时间紧迫,数学可以放在稍靠近考试时抓一抓。这时候阅读很难短期突破,文法也处于阶段整理和复盘阶段,数学正好顶上。
 
最后,我还要说一下,有一小部分新高二家长和考生寄希望于明年3月首考,在我看来这有点冒险。如果条件允许,尽量考虑12月首考。我们往往抱着很好的初衷,觉得孩子基础有限,又要背单词还要打基础,还要完成学校课业,殊不知如果明年3月首考,孩子目前是无法进入考试状态的。到明年3月孩子大概率的不如设想的那样底子变厚了,更多的感觉是不知不觉几个月过去了,压根没准备好。那个时候,一部分孩子已经出分了,一部分孩子虽没出分但积累了考试经验,知道自己的长短,能够有的放矢的利用寒假补强,但自家孩子还在战战兢兢的等待首考,那是何等的焦心!此外,请家长们要考虑到国际考试的风险,考试被取消、考试出分推迟或考砸了等情况随时可能发生,我们必须要为考试留余地,否则最后将非常被动。
 
对于高三孩子,要不要考12月考试需要再权衡,比如目标校的分数估算要求,活动情况,托福情况,文书情况,多听听老师意见,商量后自己拿主意。假如纠结不定,一定要问自己,如果不考了,未来会不会因此而遗憾。这需要用心回答。去年我有一个ICC的学生就面临这样的困境,这孩子托福早就110+,但考SAT诸事不顺,就面临要不要考12月考试的问题。据我所知,他父亲反对,他妈妈不甘心,他自己犹豫不决。在一个深夜,他发微信问我。我也很难为他做决定,就让他问自己两个问题:假如不考了,未来会不会后悔;如果打算考,有没有时间和精力认真对待?他短暂思考后决定去考,当时报名有些晚,最后去了蒙古乌兰巴托,但正是那一次,他阅读和文法750,数学790。他给我讲分数时完全没有了激动,但我却热泪盈眶,夜半难眠。坚持确实有伟大的意义,但它太难了。我并不鼓吹高三学生要去考12月考试,我在此真诚的讲,遵从内心,量力而行。
 
(三)文法问题分型与对策
 
基于上述分析,我们进一步意识到文法对大多数考生具有非凡意义,下面我从专业角度介绍一下文法常见问题的分型和对策,供各位参考。对于分数的概念,我先简单总结一下:对于大多数考生来说,要考1550+,阅读是关键;要考1500+,文法是关键。我们回忆一下之前提到的分数组合,文法370+数学800+阅读330=1500。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当下有越来越多的美高孩子,我印象里国内这样的孩子也在增加,由于学校或家庭阅读抓的严,阅读底子好,不怎么刻意准备阅读就可考到370-390,但文法却没有概念,全凭语感和阅读的方法,以至于SAT文法评估分数大多在330-360之间。这样的孩子,如果想取得高分,文法也必须突破。
 
文法4篇文章共44道题,其中套路题约35个,外加2-3个词汇,6-7个反套路题或无套路题。我给各位稍加解析一下这种试题构成的玄机。从测试与经营的角度看,这种设计可最大化兼顾测试效果和成本可控。套路题模式明显,在同一“题壳”里变动一下文字内容就可成为一道新题,一套试题里大部分题为套路题,出题成本、评估成本和题目质量都更容易控制。并且反套路题神出鬼没的分布在这44道题里,孩子们只能每个题目都要小心。一个学生如果只掌握了答题套路,他的分数基本无效。比如我们假设一个学生答对了全部的35个套路题,还蒙对了1个词汇题和2个反套路题,合计答对38题,实际错6个,大概率为340分,偶尔可达350。如果套路题不小心也错上1-2个,孩子文法很容易落到320-330区间。这里的“很容易”有两层含义,一方面孩子如果方法得当,考到320-330并不难,把套路掌握好就行;但另一方面,孩子如果基础不扎实,也没有系统方法,稍微有个闪失,滑落到320-330也是分分钟的事。
 
单就我们中国考生看,文法考320-330,大多会失望。如果想达到有显著用处的350,则只能错5个,这就要求套路题最多错1个,反套路或无套路题至少对3个,词汇题允许错1个,这已经很不简单了。当我们不了解文法题结构时,会觉得350不是好分数,或随便补几节课就能拿下,诸位听了分析就会知道,44个题在考试时间压力下,结合词汇题的不确定性,合起来错5个,实属不易。而文法如果考370,意味着套路题最好全拿下、词汇题可错1个、反套路题最多错2个,这是高难度。这就是我的文法高分段特训反复强调要“再少错1个”。370+的分数也许有运气加持,但这个分数更是我们通过错因分析一点点地把错误挤出去而实现的。这就是我们现在的培训方式,针对不同程度和需求的学生设计不同的培训目标和重点。
 
更具体来说,对语法基础一般、套路题尚未吃透的孩子(通常文法错7-8个以上),主要是非功利性的打基础,推迟使用技巧的时间,老老实实把基本功补足。我有一个特别深的感触,很多孩子最后文法提分遇到瓶颈上不去,一个主要原因是学基础时太早接触技巧。诸位试想,在初学时,突然发现有“三长一短要选短”、“双逗号是插入语”、“三代一名选名词”、“三单一复选复数”等不用动脑筋就可以神奇的把题做对的技巧,谁还有心思去分析题目、总结经验教训呢?这种惰性和使用技巧的冲动一旦在知识尚未弄懂、知识体系尚不完整时产生,就对孩子后续提分构成巨大影响。由于孩子习惯性使用技巧,习惯性不规范跳读句子,习惯性看到片面信息就想选答案,在后期纠偏时非常费劲。尤其是孩子总认为这些东西自己早都会了,无非就是不仔细。这种早期养成的不良习惯和对知识的一知半解对孩子是巨大的伤害,最后的结果往往是上课啥都懂,做题速度飞快,但一对答案傻眼了,错题数很稳定。只有在学习初期老师把语法问题讲透,孩子把语法底子打牢,再接触技巧。这时可批判的运用技巧,比如什么情况可用,哪些情况要小心,这种临场判断力就是对问题的洞察。在没有理解问题,没有搞懂知识时,盲目学技巧、盲目刷题的伤害很大。咱老祖宗也说,欲速则不达。
 
对于冲高分、乃至冲满分的孩子的培训目标和重点,在于如何避免错误,就是我之前提到的“尽可能少错一个”。从前年开始,我日益认识到考高分不单是知识和练习,更是一种压力下的行为选择。在登顶时,每一个细微问题和风险都要尽可能提前考虑到并有应对方案。如果我们仅强调知识层面,就会发现考试总是无法发挥出应有水平,或者说明明会的题却止不住的错。近两三年我专注的焦点之一是错因分析,把不同错因归类,通过系统和流程的方式解决问题。我给各位举个例子。
 
不少孩子做不好逻辑关系词题,就是为前后两句话选择一个正确的逻辑关系,比如however, for example,in fact等。我使用KSP模型进行分析: 其中K(Knowledge)指知识,意味着孩子出错可能是因为不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或误会了该词的意思; S(Skills)指答题技能,意思是孩子知道词的含义,但由于答题思路和方法不清楚导致错误; P(Performance)指临场判断与表现,指的是孩子知道四个词的含义,也知道题目的做法,但在实战的那一刻做出错误选择。把问题流程化以后,就可以分析孩子在该题型上的各种问题,并给出具体的解决方案。比如我们中国的学生普遍对on the other hand有误解,就需要在知识层面上让孩子知道这个逻辑词实际上要连接“不同的、冲突或矛盾的”两方面,而不是我们一般意义上的“另一方面”。再比如,不少学生在做题时非常喜欢把逻辑词翻译成中文,再代入上下句中通读,但在这个过程中特容易出错,这就是做题方法出了问题。为此,我专门设计了教学实验,我请学生把不同逻辑词代入特定的上下句通读,读完第一遍我请孩子指出用哪个词比较顺。然后我又让孩子把这两句话反复读上三四遍,再问孩子感受,孩子通常说两个词好像都挺顺的。各位家长有没有发现问题?我通过复刻答题场景,发现当阅读遍数增多时,孩子反而逻辑模糊了。从考试绩效看,孩子花了更多时间,反而把一个本可拿下的题变成了50%的概率,这就是问题。为此,我专门设计了解决之道。
 
通过这个简单例子,我想给家长展示孩子做错一个题,我们该如何去分析问题。在实际操作中,有学生对我的方法不理解,觉得不需要这样做也可以把题答对。其实这也是许多学生犯错误的原因,有时候我们满足于一个具体题目答对了,但忽略了这个题背后隐含的某类系统风险。我对此也进行过教学实验,发现在现实场景中让孩子们一下子说出来两句话是什么逻辑关系有点难,但读完后告诉我两句话有无反向关系却毫无难度。我把复杂问题降维,拆分成两个简单步骤,从而有效降低了孩子的逻辑判断难度,同时在概率上避免了连方向都判断错的可能性。
 
“尽量再少错一个”不是响亮的口号,而是具体的操作方法,我的工作就是通过流程分析,逐步识别风险,再通过答题流程设计,把潜在风险规避掉。这就是我对培训的理解,通过流程和步骤把考试里的不确定性降到最低。当孩子了解到我为什么这样设计,以及有什么好处时,就会使用这种方法,正确率显著提高,问题也就迎刃而解,这就是把问题一点点地挤出去的过程。我要求孩子做练习的目的就是反复操练,使之内化为自己的习惯,并在练习过程中发现其他风险并及时报告。这就是我强烈主张的刻意练习,我们总要知道为什么练习,可以解决什么问题。而现实中,很多孩子的练习只是为了完成作业,模考只是想知道到自己错几个,它们真正的作用并没有发挥出来,这就是盲目练习和刷题。它不仅浪费时间,更让孩子的不良习惯得以强化,到最后很难纠偏,造成后续提分困难。
 
值得一提的是,现阶段业内涌现出不少新模式,比如严管和刷题,这些模式都对特定学生群体具有很强的针对性,我们对这些模式能帮助更多的孩子乐见其成。现在孩子事情多,有时候不管的严一些,不对时间规划更具体些,很可能时间就浪费了,借助外力严格管理是个好办法。同样的,作为曾受益于刷题和模考的人,我深知刷题和模考对考试的重要性。但我最担心的是,那种基础知识体系一知半解就开始用技巧刷题的孩子,未来遇到分数瓶颈的可能性很大。这点值得警惕。
 
类似的诊断和风险规避技术我还开发出很多,比如我发现部分初学者答题速度慢且错误率高,我们研究了大量学生的答题表现,利用数据发现了文法答题正确率和耗时之间的潜在关系,我们开发出具体的指标工具来衡量孩子的答题水平。再比如,我发现一部分孩子做文法题喜欢大段阅读,他们努力的阅读但又不擅长阅读,总试图逐句翻译句子,还总遇到不认识的单词,在我看来这些孩子们在用自己的短板来硬碰硬这个考试,出力不讨好啊。我为此专门设计了打断孩子阅读惯习的答题方法,从而使孩子有机会跳出盲目阅读而把精力用于逻辑关系分析上。再比如,我发现学生做增删题的错误分为两类,一类是是增删方向判断失误,而另一类是方向判断无误但在二选一时总喜欢出错,我也针对这两种不同错误开发出不同的解决方案,帮助孩子具体的解决这类问题。


上一篇:文法怎样才能考高分
下一篇:SAT阅读书单推荐